发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AaronSwartz自杀原因存疑引发互联网连锁反应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2:30:33 阅读: 来源:发带厂家

Aaron Swartz自杀原因存疑 引发互联网连锁反应-CSDN.NET

摘要:1月11日,黑客Aaron Swartz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公寓里上吊自杀,年仅26岁。他的死亡对于推崇信息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社区是一个重大损失。MIT网站被声援Aaron Swartz的Anonymous黑掉,而且Hacker News上有关Aaron Swartz死因的热议纷纷。

1月11日,黑客Aaron Swartz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公寓里上吊自杀,年仅26岁。他的死亡对于推崇信息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社区是一个重大损失。他是RSS 1.0的共同作者(14岁);他将其开发的Python框架web.py作为自由软件发布;他是 OpenLibrary.org的架构师和第一位程序员;他作为志愿者帮助开发了让公众自由获取美国法律文档的RECAP系统;他帮助互联网档案馆建立了公有作品的上传下载系统;他共同创建了反对互联网审查的Demand Progress。他专注于推动信息开放自由分享。

事件起因

2011年7月,他因下载4百万JSTOR论文而被捕(JSTOR在最新声明中否认有论文传播出去),被控电信诈欺(wire fraud),计算机欺诈、从受保护计算机内非法获取信息,鲁莽破环受保护计算机。但一位专家证人称,MIT的计算机中心管理一向松散,房间都不锁,他拥有帐号,使用的是自己的计算机,而JSTOR系统允许MIT成员不受限制的下载论文。由于没有真正造成损失,JSTOR对法律诉讼没有兴趣,但美国联邦检察官和MIT主动参与进去,提起了诉讼。

他在2012年9月出席了听证会,没有认罪。但他的罪名已经从4项重罪增加到13项,美国司法部试图将此案变成 Computer Fraud and Abuse Act的一次检验。他面临百万美元罚款和最高35年徒刑。在听证会之后,他因为法律诉讼面临资金短缺的困境。在自杀之后,他的家人发表公开声明,称这不仅仅是一场悲剧,他还是公诉人权力过度扩张的美国犯罪司法系统的牺牲品,麻省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和MIT作出的决定导致了他的死亡。

Aaron Swartz部分过往经历

让我们一起回溯Aaron Swartz的过往经历,也许可以探究到他自杀的一些深层次内部原因。他在斯坦福上了一年学之后,就离开创办了软件公司Infogami,并获得了Y Combinator的资助。2006年1月,在Y Combinator的建议下与Reddit合并。当年晚些时候,Reddit被出售给了Cond Net,他跟着去了位于旧金山的《连线》办公室工作。这段经历并不愉快。当年的圣诞假期他参加了德国的混沌计算机年会,因为生病而比较晚的回归公司,结果回到公司之后被要求辞职。他的情绪非常低落,当时就想过自杀。

事发后各方表态

悲剧发生后,同情的声音迅速占据网络舆论的主流。斯沃茨的家人发表声明称: 阿隆的死并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悲剧。这一罪恶的司法体系充斥着恐吓行为和无法无天的公诉人,最终酿成恶果。 这一言论迅速被媒体大加宣扬。

不仅如此,涉事的MIT也发出声明表示,对Aaron Swartz之死 极度哀痛 ,并称将彻查 Aaron Swartz 死因。MIT校长Rafael Reif向全校师生发表公开信,称学校将调查 MIT在此自杀事件的角色。但相对于MIT校长在公开信中的哀痛,另一当事人JSTOR的悔意则夹杂着辩解的意味,但都不影响暂时的结果:许多人的怒火并没有因此而平息。

互联网连锁反应

就在Aaron Swartz自杀消息传出后不久,研究人员发起了#pdftribute活动,在Twitter上公开其论文,向去世的Aaron Swartz致敬。大多数研究人员早在自己的主页上公开了已出版的论文下载,因此许多人主要是表态,但还有一部分人将自己未出版但已被期刊接受的论文公开。pdftribute.net公布了这些论文的地址,网址是t.co缩址,故大陆用户需要代理才能访问。

据国外媒体CNET报道,就在麻省理工学院(MIT)宣布对 Aaron Swartz 自杀事件进行调查的几小时之后,著名黑客组织Anonymous黑掉了 MIT 的网站。在 MIT 校长 L. Rafael Reif 今天发表声明表示 极度哀痛 之后,匿名者攻击了至少两个 MIT 的官方网站,并在网站上留下文字,表示希望人们迅速 拨乱反正 。

Anonymous将对 Swartz 的指控判定为 一个奇怪且荒谬的误判 ,并认为这是 Aaron 为之而死的正义投下的扭曲、反常的阴影 。随后匿名者留下了他们的要求:

我们呼吁这次悲剧成为对下一次网络犯罪条令进行改革的起点,并对那些盲目、嚣张的从众者进行审判。

我们呼吁这次悲剧成为对下一次网络版权和知识产权条令改革的起点,让它能够真正符合公众的利益。

我们呼吁这次悲剧能够让那些得到授权的个人和机构承认那些压迫和不公,让任何人都敢于站起来,一呼而百应,为自己的信念去奋斗。

我们呼吁这次悲剧能给我们换来一个关于自由和不受约束的坚定不移的承诺,让我们免于审查,让每个人在互联网上都拥有平等的权力。

但考虑到Anonymous只是一个松散的黑客社区,这些诉求几乎不可能得到满足。Anonymous在声明的最后写道: 你曾是我们中最棒的一个;愿你能够激发我们的无限潜能。

总结

Aaron Swartz作为一名黑客,他的分享精神毋庸置疑,且值得被大众称颂。但他在分享过程中确实有点僭越规矩了,而这也直接触碰到了某些集团的利益。Aaron对于版权的 漠视 也导致了某些机构和个人对他的不满。毕竟Aaron所下载和分享的都是学者的智慧和期刊的财产,当然也是MIT图书馆的 业绩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论文刊载在 SCI/SSCI/TSCI/TSSCI 期刊上 vs 放在网络上,到底哪个的影响力更大?在这场 「封锁知识 vs 释放知识」 的战争当中,Aaron又是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以至于遭此劫难。

其实Aaron Swartz在MIT校园用程式大量下载学术期刊的原意可能并不是要解放被封锁的学术论文,而是要大量分析这些学术论文背后的赞助单位。所以 JSTOR 才会说只要资料不外流就不追究。但是事态的发展有点失控,也许正是这些后续事件加速了Aaron的死亡。他被起诉一事,激怒了倡议资讯自由化的人士。

Wikimedia贡献者31岁的Greg Maxwell把18592篇创作于1923年之前、版权已过期的学术期刊上传到海盗湾,供大众下载。现在我们不禁要问:这些学术作品,原本是谁的智慧? 現在却变成了谁的财产? 谁是真正的窃贼?谁在促进社会进步? 美国政府的作为, 在协助谁? 是否符合公共利益?

Greg Maxwell表示,学术发表是一个诡异的系統,作者们并沒有拿到钱、写论文的人并没有拿到钱 (他们只是另一群付出免费劳力的学术人员)、在某些领域,甚至连期刊编辑也没有拿到钱。 有些时候作者甚至还得付钱給出版社。但是科学论文却又是价格贵得最吓死人的文件。他同时认为,那些最有能力改变系统的人,那些论文卓越、期刊因其文章而生辉 (而不是其人因期刊而生辉) 的人,却也是这个破败系统下受害最少的人。他们所需要的资源都可透过机构取得。又因为期刊仰仗他们,他们大可以要求改变标准的出版合约也不至于因此而影响到其学术卓越。其中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大众要取得这些学术作品有多么困难,也不知道在大学之外有哪些事情其实本可以受惠于这些学术作品。

但不论如何,大学教授的智慧不应该属于期刊出版社的财产。 但随着互联网的出現,,让学术期刊出版社的存在失去了意义,,或者至少必須大幅缩编。对MIT图书馆也是个不小的打击,从这个意义上讲Aaron Swartz的遭遇也就不足为奇了,事后引发的诸多争议也就有了源头。

相关阅读:著名计算机黑客Aaron Swartz自杀身亡

美女裸体照片

性感美女照片

旗袍美女照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