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光耀曾言如投票给反对党你们这里会变贫民区《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2 01:41:51 阅读: 来源:发带厂家

在新加坡,做一个反对党很难。但为什么仍然出现了反对党?有一种较为普遍的看法是,新加坡反对党立身根基很大程度上在于该国选民对于执政党的“怨气”,“民怨不会持久的,民意也是会随时变化的。”新加坡知名反对党人士吴明盛表达了一丝担忧。

新加坡工人党的召集活动,图片拍摄于2013年1月23日。

新加坡反对党的春节联谊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台上,9位新加坡工人党大佬们正卖力用闽南语演唱着《爱拼才会赢》;台下,数百名工人党支持者或鼓掌附和,或用手机、相机、平板电脑找好角度,一动不动地将表演摄入其中。

2013年3月2日晚上,这场新加坡阿裕尼集选区新春联欢晚会从20时开始,直到23时之后,工作人员开始收桌撤席,仍然有上百人聚在一起久久不愿离去。

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选区不同,在野的工人党选区举办的各类联谊活动,都不能使用人民协会的场地、动用它的资源。为此,工人党在实龙岗北1道第153座前的大草坪上临时搭建了一个大棚,棚内满满当当地摆着100张圆桌,每张桌边放着10把塑料椅子。

参加晚宴的一千来号工人党支持者都是花了40新元(约合人民币200元)门票钱入场的,不过这点门票钱可能还不够买菜的钱,“只是因为大家都太热情了,需要通过售票方式控制进场人数。”一位工人党义工表示。

实际上,当日的菜品十分简单,除了新加坡华人在春节时必吃的“捞生”外,也就陆陆续续上了几道海鱼、蹄髈、时蔬之类的家常菜肴,但这些支持者显然不是为了吃而来的。他们喝着冰镇啤酒,数落着新加坡政府的“人口政策”,交流着对新晋工人党国会议员李丽连的喜爱,说着各自的家长里短。那位工人党义工说:“在门票销售阶段,我们就故意将各桌席打散,为的就是让大家相互结识。”

这是工人党一周之内举行的第二场新春联欢晚宴了,此前在2013年2月24日勿洛水池路第701座组屋的底层,也举办了一场面向友诺士和加基武吉地区的晚宴。这次在实龙岗举办的则是针对榜鹅与实龙岗地区的。

工人党是不思进取还是需要时间?

从友诺士到榜鹅再到后港和实龙岗花园,这片距离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10公里左右的区域,已算得上是工人党的稳固票仓。工人党凭借着在新加坡东北角的多年苦心经营,终于在2011年的新加坡大选中,赢下阿裕尼集选区,创造了新加坡选举史上首次由反对党拿下集选区的记录。随后工人党又拿下了后港和榜鹅东的两次补选,其中李丽连赢得榜鹅东补选,让她成为自1965年以来首位赢得单选区的反对党女议员。

目前工人党是唯一一个在新加坡国会内有议席的反对党,尽管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把持87个选举席位中的80个席位相比,未免过于小巫见大巫,但工人党仍算得上新加坡第一大反对党。他们目前握有87个选举席位中的剩余7席(阿裕尼集选区的刘程强、林瑞莲、陈硕茂、毕丹星、莫哈默费沙等5人,后港单选区的方荣发,榜鹅东单选区的李丽连)以及两位非选区议员余振忠和严燕松,这亦是工人党自1957年创立以来最盛的一次。

可就在2013年1月李丽连赢得榜鹅东补选之后,刘程强与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却先后在不同场合公开表示,该党并未做好代替人民行动党执政的准备,这二人还先后在新加坡媒体上“坦承”:他们十分清楚工人党的这番表态会招致一些人的批评。

事实上,不仅有《联合早报》刊发评论文章批评工人党的“不思进取”,亦有前工人党员、曾先后参加过工人党和国民团结党的新加坡知名反对党人士吴明盛在网络上撰写博客,严厉批判他过去的战友们:“一个政党的目标就是要去执政,领导一个政党就必须做好执政的打算。不要说你有没有能力赢,至少要有这个思维。”

然而,参加当日实龙岗晚宴的工人党支持者们,倒是对工人党这番“广积粮,缓称王”的表态普遍表示理解,一位来自淡滨尼的林姓支持者说:“要给工人党时间,最近5到10年还不行,我们希望到下次或者再下次大选时,工人党能赢得更多议席,在国会里声音更响,更好地监督政府。在这期间党要多锻炼外交、经济之类的人才,那样到时候,新加坡选民自然而然会把票投给 说真话、干实事 的工人党。”

上一页123下一页

封仙之怒

星际霸略

秘境寻宝安卓版

打泡救公主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