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命线上的熊猫英雄【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9:03:32 阅读: 来源:发带厂家

正在值班的刘豫泉。

1月31日,中央文明办在湖南长沙举办2018年1月“中国好人榜”发布仪式暨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现场交流活动,来自全国各地的108位身边好人光荣上榜,山西有两人上榜,其中一位就是来自太原铁路局客运段成都车队的副队长刘豫泉,人们称他为生命线上的“熊猫英雄”。

2月5日,记者在太原见到他,听“熊猫英雄”讲述他坚持30多年献血救人的故事。

30多年从未离开过铁路一线

上午9时30分许,记者走进太原客运段成都车队的办公室,见到了正在值班的刘豫泉。看到记者前来,他有些不好意思:“见谅啊,办公室有点乱。一般情况下,我们都在列车上,只有值班时才会来处理些文件,上报材料,尤其是这段时间,更是忙。”

待在列车上的时间比在办公室里多,这就是刘豫泉的工作状态。他今年53岁,是一名老党员,总是主动冲到一线,和普通列车员一起“同出乘,同工作,同吃乘务饭”,尽力保障旅客顺利出行,所以尽管是一名中层干部,但在他看来,春运时期在列车上跑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太原到成都的1485次列车是刘豫泉负责的一列普快硬卧车。当日15点05分从太原出发,次日18点18分到达成都。稍作休息,19点25分列车会再次鸣笛,从成都返回太原,于次日22点43分到达太原。这一趟全程近3000公里,耗时50多个小时。

近3天的时间里,刘豫泉就在“咣当咣当”的火车上度过。火车重返太原,乘客全部下车后,还需要做一些后续工作,所有工作完毕后,刘豫泉这一趟的旅途才算真正结束。他拖着疲惫身躯回到家时,至少已是凌晨一两点钟了,洗个热水澡,睡觉。第二天中午3点多,他又得拿起常备的行李箱,踏上开往成都的列车。

“平时按工作要求,我一个月有15天的时间跟车,其余时间负责办公室的各项事务。春运时期,旅客明显增多,丝毫不敢懈怠,所以基本上我每天都在列车上,大年三十也会在车上过。”刘豫泉告诉记者,在列车上的工作主要就是添乘,随车参与一些乘务工作。怎样打扫好卫生,怎样开关列车门,怎样让过道的旅客在拥挤的状态下保证安全,怎样帮旅客解决出行中遇到的难题……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在工作中都需要反复强调,反复叮嘱,让每一名列车员熟记于心,并付诸行动。这种琐碎而又繁杂的工作,需要的不仅仅是经验,更是对耐心和责任心的考量。

1984年,刘豫泉当兵退伍转业后便成了铁路系统的一员。从列车员、列车长到保卫科科长,再到现在的副队长,30多年的工作时间里,他基本都在一线岗位,从未离开。而跑长途火车又是一线岗位中较为辛苦的工作,时间战线长,对人的精力、体力耗费大。有不少人干两年就会申请转岗,可刘豫泉却一直在坚持。

在工作的这30多年里,刘豫泉还有一件从未间断的事儿,那就是义务献血。

第一次献血时意外发现自己是“熊猫血”

19岁那年,刘豫泉在河北石家庄当兵。当时,有一位民工急需输血,刘豫泉和战友积极响应号召一起去了血站。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血型,只是想尽点心。抽血检验结果一出来,刘豫泉有点遗憾,对方需要的是B型血,与自己的血型不符。但更让他意外的是,护士说他是罕见的RH阴性血,俗称“熊猫血”,而且他还是“熊猫血”中极为少见的RH阴性AB型血。

“我怎么会是这样的血型?”得知消息后刘豫泉有点不敢相信,立马写信告知母亲。“不管是什么血型,反正你是我的儿子。”母亲回信说,家里没人是“熊猫血”,她也没听说过这种血型,至于儿子为啥是“熊猫血”,她也不知道。

不久,刘豫泉复员转业回到了太原。没多久,单位组织献血,刘豫泉毫不犹疑地就去了,他告诉护士自己是“熊猫血”,并主动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等个人信息,他想,既然自己的血型罕见,那么对于血液需求者来说肯定也很珍贵。

《献血法》规定两次采集血液间隔期不得少于6个月。从1987年开始到现在,刘豫泉一次又一次走进了山西省血液中心,撸起袖管献血,他的总献血量高达6000多毫升。6000多毫升是什么概念?一个洗脸盆的量。一个成年人的总血量为4000到5000毫升,31年间刘豫泉相当于把全身的血重新换了一遍。

“既然献血无损身体健康,还能拯救生命,何必吝啬自己的血液呢?既然身体允许献400毫升,又何必只献200毫升?”刘豫泉说,大多数情况下,自己献出的血用在谁身上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献出的血是用来救命的。

为保证最好的健康状态他开始健步走

“喂,你好,请问是刘豫泉吗?想请您帮忙献点血。”2014年11月,在刘豫泉的一次长途跑车中,一个操着地方口音的男子给他打来了电话。

打电话的男子姓曹,来自山西代县,他的女儿因车祸导致腿部骨折,正在山医大二院抢救,但孩子是罕见的RH阴性AB型血,血库告急,没有血源,亟待全城寻找同血型的人。曹先生通过广播求助,众人帮忙提供线索,辗转找到了刘豫泉。

此时,孩子在重症监护室已经等了两天,只要血液充足,就可以开始手术。可是,当时刘豫泉正在兰州开往太原的列车上,返回太原还需要数小时。这段时间里,刘豫泉不间断地与曹先生一家通话,实时告知自己的地理位置,好让他们安心。

火车一进太原站,刘豫泉提前把工作交代给列车长后,火速下车,打出租车去了女孩儿所在的医院。因为多次献血,自己的血型信息在血液中心留有备案,只要核对身份就能确定血液能不能用,无需再抽血化验配对,一定程度上为抢救争取了时间。

体检时,刘豫泉被告知血压偏高无法采血,原来他在列车上没有吃早饭,再加上一路着急,急匆匆地跑上楼,造成了短暂性的血压异常。吃点东西,缓缓心情,半个多小时后,血压终于恢复正常,刘豫泉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最后小女孩得以转危为安。

从事铁路工作,刘豫泉的生活一直不太规律,但想要献血就要保证身体健康,所以,近些年来,刘豫泉开始健步走,一般无特殊状况,他每次下班必定步行回家,每次都得保证至少半个多小时的运动量。

“人就得有个好心态。这些年,除了痛风外,我这身体没啥大毛病。虽然工作辛苦压力大,但我一直很注意保健。”刘豫泉说,或许是因为年纪越来越大,最近几年,有时候献完血会有点头晕,但是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很快又会满血复活。

献血救人他说自己很开心、很满足

有人给他算了一笔账,刘豫泉30多年来一共献血超过6000毫升,按救一个人需要800毫升血液来算,那么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救了将近8个人,他的爱心延续了8条生命。

无偿献血到底有啥好处,就不怕“伤了元气”?每每有人问他,刘豫泉就会笑着说:“当然不会,献血会促进新陈代谢,降低疾病发生率,有助于长寿,而且家庭成员也可以免费用血。”刘豫泉说,前几年,父亲病重,急需输血,他拿着献血证到相关单位开了证明,省去了一笔开支。“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最重要的是自己开心,很满足。”刘豫泉说,他做好事不是要炫耀,献了30多年血,很少有人知道,单位知道后,大力弘扬他的这种善举,并特意作出了表彰。

2016年9月,他被评为“山西好人”,今年1月又被评为“中国好人”。对此,刘豫泉很高兴,他说:“这一次次的肯定,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无偿献血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这是我一生的荣耀。”

国家提倡的献血年龄是18周岁到55周岁,刘豫泉现在已是53周岁了,听记者说到这个消息时,刘豫泉显得有些沮丧,“只要身体没啥大问题,我还想多献几年呢。我有一个儿子,但也没有遗传了我的‘熊猫血’……”

几年前,刘豫泉加入了一个爱心团体,但因工作的原因,很多次活动都没能如愿参加。他说,如果真到了自己不能再伸出胳膊献血助人时,他就会专注于爱心团体的公益活动,为社会发光发热。

“善行善举,善始善终。”这是他的座右铭。

本报记者 冯华

女神联盟2破解版

思仙

雷霆传奇h5破解版

小鸟ol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