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3G牌照3张牌还是4张牌

发布时间:2020-02-10 21:13:43 阅读: 来源:发带厂家

建议:全国发3张牌、电信、通道各半张

今年中国内地对于发放3G牌照的呼声渐高,然而迄今为止,各界对于中国如何实施3G战略,仍有不同意见,从牌照数量到技术标准的选择,均成为各方争论的焦点。

内地市场与香港自是大不一样,包括市场规模、利益博弈的复杂程度等均不可相提并论。然而,香港3G市场的开放性、市场化,并且先行一步,以及由此带来的标本意义,对于中国内地来说,并非没有借鉴意义。

好!现在,让我们把话筒交给那些亲历3G市场一线的专家们。

放行虚拟运营以解牌照之困?

主持人:中国内地的3G已启动在即,作为香港3G市场的亲历者,你们认为香港运营商和内地运营商主要有哪些不同?

庄礼基:我从市场参与者的角度来看,内地市场很大,因此电信运营商较强势,拥有巨大的客户量——这是强势的商业条件。而对内容提供商而言,则没有太多选择,运营商可以要求内容提供商根据自己的模式去做。

徐岩:从发展动力来看,内地与香港肯定不同。香港所有3G运营商都有2G网络,但是内地情况就要复杂一些。中国电信、网通等没有移动牌照的运营商对3G非常渴望,如果给他们一个牌照,相信上马的速度非常快。据悉中国电信两年前做网络规划时已经考虑3G基站的分布了。

从财富效应方面来说,电信、网通是最有前景的,因为他们有很好的固定网,若加上3G,推出下一代网络具有很大的优势。

中移动和联通由于已有一个移动网,相信目前其对3G的渴望有限。他们每个月加在一起有400万新用户,不用着急。但是3G牌照一发,相信两家压力会较大。一是需要升级,二是没有固网,怎么样推广下一代网络?怎么跟其它网络共享现有的资源?

主持人:各位觉得内地发展3G的挑战在哪里?特别是对于业界关注的牌照问题,你们觉得香港有没有可供参考之处?

徐岩:我觉得挑战首先就是来自标准,比如若中移动要上TD-SCDMA,从现有2G往上升级的代价就要高很多;如果是上WCDMA就会比较顺畅一些,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刚才所说的,中移动实际上已经遇到没有固定网络的挑战。

我认为,内地可以参考香港的发牌模式:香港允许虚拟网络运营商(MVNO)存在。从欧洲看,MVNO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像英国电信由于3G牌照费太贵,没有办法只好把移动网络卖给别人,拿到牌照反把公司丢掉了。但是它现在又回到移动通信市场来了,他就是拿一个MVNO牌照过来,去向别人租网络,这样就省了很多投资和时间。但是内地现在还没有MVNO,这个牌照不发对3G发展的速度可能会有一些影响,对于创新也有影响。

中国现在对发牌数还在争论不休,有人认为4个牌照会导致重复建设,但是发3个牌照你给谁不发?其实,虚拟牌照就是一个解决方案,比如说中国电信,南方给它一个移动牌照,因为它固网在这,北方给它一个MVNO牌照,这样它不需要去投资铺网而只需租网;中国网通也一样,可在北方拿移动牌照,在南方拿MVNO牌照。这样加在一起就是三个移动牌照。

这对国家来说也有好处,可以避免重复建设的问题,同时在竞争上没有什么两样。另外,MVNO放开对香港运营商也有好处。此前,香港业界就曾向国家信息产业部要求设一个MVNO牌照,不过,目前还没有答复。

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监管。我想到了3G以后,内容越来越丰富,如何监管、监管到什么程度?一方面要能保证国家的安全、稳定,同时又不会阻碍3G的发展,这对于3G的发展会有很深远的意义。

庄礼基:我想到的还有版权保护问题。只有内容版权受到保护,才会有更多的内容提供商投入进来开发更好的内容,因此在这方面应有政策支持。

单仲偕:两地法规很难比较,如果让我建议就是考虑拍卖频谱,让内地的运营商通过自己的方法来竞争,政府唯一要考虑就是他们将来发展的3G要能相互融合。政府何必考虑太多?考虑太多可能就是长官意志在行事,而不是按商业原则办事了。

要我对国家信产部提建议的话,就是要开放一点。我觉得3个还是4个牌照在内地不是一个问题,压力都不大。现在香港4个牌照我看也没有什么压力。

电信高层换班损害用户利益

主持人:看来这里还是反映了不同群体的态度。

单仲偕:香港原来最早有6个,从比例上是偏多了。但是内地情况不同,香港4个嫌多,内地3个肯定是少。

徐岩:我同意单先生的观点。在内地,信产部要求不能打价格战,并要求电信企业签协议,绝对不能先降价,这种“串谋”在香港是被禁止的。然而,在内地,谁要先降价倒要受到惩罚,这是违背常规的。

很难理解的是,如果是纯国有企业也就罢了,但是现在中国的电信公司已经上市了。这个政策说是保护国有企业,其实是在保护外国投资者的利益。前不久很多人说内地电信企业相互更换CEO,有人说投资者会生气,但我要是投资者我很高兴。为什么?你要看为什么换,换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竞争,哪个国家会由政府出面干预市场减少竞争?

好在信产部去年开放了大部分电信业务价格,这对保护用户利益来说迈进了一步。

温天纳:的确。若市场上产品及服务价格居高不下,对于股民是好事情,但是在缺乏竞争的环境下,价格居高不下,那么用户的利益在某程度上可能要被牺牲了。

徐岩:所以说这是牺牲中国公众利益保护国外投资者利益。

专利谈判中国无法强硬

主持人:除了牌照,还有一个焦点问题,就是有关TD-SCDMA的争论,我不知道香港业界怎么看这个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标准?

单仲偕:我觉得我们眼光应该更远一些,不应该只盯着一种技术标准。过去内地一直在讨论技术的制式问题,到底是TD-SCDMA还是WCDMA等等。这其实主要是考虑不想支付高额的版权费用给外国。内地市场如此之大,不论是2块钱、3块钱,若乘以3个亿的用户,数额都很庞大,发展什么科技都可以了,本质就是这个原因。

香港的情况是政府先发3G牌照,未来又可能发WiMAX牌照,但是显然,那时原来的3G运营商就会出来反对,僧多粥少,如何运作?所以在内地,应该要结合考虑3G总体投资来看。

徐岩:我补充一下,不久前在夏威夷参加一个国际会议时,有海外专家谈到,目前中国政府有意放缓WiMAX,主要就是考虑要给TD-SCDMA让路。

单仲偕:我觉得内地采用什么制式不是很大的问题。香港开始的时候也有这个问题,但是不太严重,因为很快市场就出现多模式的手机了。将来内地也可以发展双模或是多模式的手机。

庄礼基:的确,不管内地采用TD-SCDMA还是其他什么技术,最关键的是当确立了一种模式后,市场马上会作出反应,把它作为一种制式,做到手机里去。

主持人:如果这样,信产部是否可以在谈判中态度强硬一些呢?你们觉得信产部应该采用什么策略?

徐岩:没法强硬。据称中国在TD-SCDMA中的知识产权仍很有限。我觉得跟高通的谈判可能很难说,但是跟其它的运营商或是设备提供商可以有较多的谈判砝码,比如说爱立信,诺基亚等。

单仲偕:不过这种版权费用应该也不是长久的问题,它总有一个时限,现在的时效已经有十几年了,时间一过就没有效了。

主持人:庄先生,从业界的角度你们更倾向于用哪一种呢?

庄礼基:我们将来会看内地用哪一种,我们就找办法跟它接轨。当然如果抛开其他因素来说,内地的技术我们并不熟悉,如果你让我来选,我会选择一种更成熟的技术。

徐岩:在这个问题上,香港业界和民族制造业没有关系。内地还要考虑维护民族制造业的利益,所以没有办法做到技术中立,但是香港这边更有可能做到技术中立。

主持人:不久前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福华对本报表示,中国要发展3G就是要注意建设成本和适应中低消费人群。各位觉得是否应该从高端市场开始呢?

单仲偕:我不是这方面专家,不能评价这个市场的发展。但是我的理解是,他的意思可能是不应该只集中在高消费的人群,而是从造福社会角度说,3G应该要普遍一些。但是目前香港的情况,我觉得3G还是一个消费型的服务,现在还是高端服务。而且我觉得电信市场从来都是这样。

徐岩:移动服务以前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到了第二代才改变,所以要有这样一个过程,就像宽频上网一样。

庄礼基:我同意单先生的观点,当一个新的服务推出来,肯定会吸引一些早期接受者,他们对产品、技术有兴趣,并且愿意给多一点钱接受这个事物。但是当这个服务慢慢普遍的时候,中低端的用户也会进来。

深圳代理记账报税

广州代理记账有限公司

筹划税务收费

广州代理记账委托

税务筹划

注册公司企业

相关阅读